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南白癜风可以根治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24 09:50:1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南白癜风可以根治吗,吉林白癜风医院,山东滨洲白癜风医院,可以用靓肤白立克胶囊治疗白癜风吗_,潍坊能不能治好白癜风,北京治疗白癜风得多少钱啊,乳山好的白癜风医院

王震华和他制作的微缩天坛模型。

  王震华制作的天坛模型上的一扇门,由多个零件组成,结构精巧。

  文/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庆辉 实习生赵逸飞

  在上海郊区的一间民房里,有一位喜欢手工的花甲老人王震华,因为一件檀木作品,他一夜成名——他制作的《北京天坛·祈年殿》获得2016年世界手工与产业博览会暨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果展“国匠杯”金奖,还在同年的杭州G20峰会上展出。这件微缩的北京天坛檀木模型精致大气、浑然天成,而且7000多个木制零件的结合完全没用胶水和钉子。这件耗时5年的作品经过了十万多道工序以及三次失败,相比作品获奖的喜悦,王震华更满足于这五年积累的经验,接下来他打算设计儿童版本的卯榫结构积木,要做“中国的乐高”。

  电脑设计卯榫搭建 零件可无编号组装

  用CAD(Computer Aided Design 计算机辅助设计)来画图,用卯榫结构来搭建建筑结构,王震华制作的模型堪称是将传统工艺和现代技术相结合的产物。他的坚持源于自己的爱好,没有休息日,每天工作10小时,不是画图就是做零件,失败了就从头再来,历时5年,终于完成了这件集古典建筑的精美与艺术创作为一体的天坛模型。“我喜欢中国建筑,更喜欢卯榫结构,我做这个模型,一是想重拾这项技艺,另外强调中国古建筑的一个特点:墙倒物不倒。卯榫结构制作的建筑具有抗震的能力。”王震华说。

  天坛模型的展览室也是社区活动中心的会议室,王震华向记者详细地介绍了模型的结构。“用材是紫光檀,高463毫米,最大直径842毫米,是祈年殿缩小至1/81、底座三重台基祈谷坛缩小至1/100后的效果。”

  “到现在为止,国内还没有看到全榫卯结构、不用粘贴制作、零件不需要编号就能组装的同类模型。”王震华一边说,一边把模型上一扇大约长2厘米的门拆下来放在手心,“你看这门也是能拆的,每一处结构都能打开。”话音刚落,老人五指翻飞,几秒钟就把小小一扇门拆成了8个零件。王震华说:“我的这个天坛就是全装配、全拆卸、卯榫连接,没用一滴胶水。这是我们祖宗留下来的智慧,核心就是鲁班锁的原理。”

  “这个像在搭乐高积木。”王震华说,乐高积木主要靠摩擦力扣紧,王震华用的则是中国传统的卯榫结构。“你听‘啪嗒’一声,两块零件扣合的声音,这是多么美妙。”王震华陶醉地说,“我现在在开发适合孩子搭建的卯榫结构积木,打算条件成熟了推向市场。说不定我就是‘中国乐高’之父呢!”王震华自豪地笑着说。

  为省成本自制工具 三次失败五年完工

  王震华说,他从小就爱各种卯榫结构和技巧,特别喜欢古建筑,学过一段时间的木工。“我对鲁班锁情有独钟,它太神奇了,不光有结合,还有限位和锁定。根据不同的需要和角度,工匠可以创作出更多卯榫结构,没有固定模式,但核心都是鲁班锁,都是古代的智慧。”

  1984年大专毕业后,王震华在企业当工程师。1986年,他因为工作需要在北京待了一段时间,对中国古建筑有了更深的兴趣。他甚至花了大约1300多元,不断进出故宫,去研究建筑卯榫,并对故宫的大殿进行测绘。

  无数次与古建筑的交流,让王震华下决心要将中国古建筑以微缩模型的形式展现出来。“我就是想继承和发扬中国古代的建筑智慧。天坛祈年殿是一个寓意非常好的建筑。”虽然有早年的知识基础和工作经验,但真要将梦想落实却百般不易。辞去工作、没收入、不被理解、被人说“玩物丧志”……王震华的梦想之路布满荆棘。

  资料记载的天坛的尺寸有多个版本,王震华最终决定用清华大学教授王贵祥的《北京天坛》一书作为唯一参考资料。在制作模型的过程中,王震华还结识了王贵祥。 “他鼓励我一定要做下去,做出来。”王震华说。制作模型首先要绘图,机械专业出身的王震华觉得手工绘图效率太低,于是开始自学CAD制图。为了找到合适的制作木材,王震华经过8个月反复试验,最终选定紫光檀,这种材料光滑、色泽均匀,不打蜡却有自然的亮光。但开始制作零件时,王震华却找不到愿意为他定制模具和刀具的厂家。为了节约成本,王震华开始自己制作,为了打造出好用的刀具,他经常被烫得满手水泡。

  小小的模型,要同时满足微型、不利用粘贴剂、灵活可拆卸等特点,在制作过程中,王震华克服了数不清的难题,最大的困难还是卯榫结构。“第一代和第二代(模型)全都是把零件编号,但组装不起来,门窗安不上去。这个问题到2014年年初的第四代(模型)才解决。” 找对了路之后,王震华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顺利完成了模型。

  “一般的匠人或工程师只知道埋头苦干,有好作品却不为人知。”王震华想让自己的作品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,于是开始四处找专家点评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有人推荐他去找东阳木雕大师陆光正鉴定。“当初我心里很忐忑,不知道能否得到认可。”王震华告诉记者,“陆光正看到作品后一直都没有说话,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。当他说出我的作品‘独一无二’时,压在我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,我觉得自己的5年努力没有白费。”随后,这件天坛模型在2016年的杭州G20峰会得以展出,还在非遗日被摆上展厅供大家参观,引发广泛关注。

  对话 做的不仅仅是模型 更是一种文化

  广州日报:为做天坛模型,你学习了哪些知识?

  王震华:我做的不仅仅是模型,更是一种文化。整个创造过程中,我十分重视艺术的转化。屋檐上的瓦条,在真实的祈年殿上有300多根,模型上有86根。如果按真实的数量做,在同比缩小的情况下,每根瓦条的宽度只有0.1毫米,不太可能做出来,所以我在保留视觉美感的前提下进行了适当的转换,模型上瓦条的宽度是0.5毫米。模型不是仿造,是艺术再创作,完全按原型进行创造,会产生很“假”的感觉。创作涉及材料学、建筑学、书法等多方面的能力,需要对建筑整体进行分析;此外,还要了解榫卯的结构,有传统木工的技能。比如祈年殿匾额上的三个字,就是我自己雕刻的。

  广州日报:这5年来你都是在工作室度过的,和家里人沟通很少。有人觉得你这样是对家庭的不负责任,你认为呢?

  王震华:我觉得对老婆很内疚。我的家人都比较了解我,给我空间让我独立创造。如果我努力工作赚钱,得到的是钱,却不会有这么精彩的作品。

  广州日报:现在有些年轻人想拜师学艺,你会收徒弟吗?

  王震华:我也想收,把这门手艺传下去。但干这个太苦了,也很枯燥,就算有小孩子感兴趣,但家里大人也不会支持孩子把精力放在这里。这需要长期的实践经验,能坚持下来的人,五六年就可以做得不错。现在我还是希望儿子能把这个继承下去。

  广州日报:你提到想做“中国的乐高”,计划是怎样的?

  王震华:首先是设计出孩子可以搭建的积木,零件数要多,零件种类要少,不用编号,让孩子搭建起来不那么难,还要满足中国建筑卯榫的结构,要有美感。我希望既设计作品也设计结构,主要以中国古建筑的造型为主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咸丰白癜风医院